苏黎世保险:面临巨灾险企应做好三大准备

 理财保险     |      2019-11-27 07:32

去年8月12日,天津港(600717,股吧)发生特大火灾爆炸事故,如今,全球各大保险公司的理赔接近结案。中外保险公司从此次事件中学到了什么?

  杨芮

在昨日2016上海国际保险中心建设暨风险管理论坛上,在谈到面对不可抗力灾难时险企面临的巨大挑战时,苏黎世保险中国首席执行官于璐巍称,确保沟通渠道良好,明确每一环节的负责人,同时做好人力资源和财务资源的最优配置,是每家险企在面临巨灾时都应做好的准备。

  天津港爆炸事故牵动人心,事故涉及的车险、企财险、家财险、意外健康险、责任险、货运险等六大类险种,已经出现在保险行业的统计名录上,预付赔款也处于正在进行时。

于璐巍称,苏黎世保险当时预测天津港爆炸给公司造成约2.75亿美元的损失。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微博]表示,此次爆炸事故中财产规模最大,赔付金额预计在50亿至100亿元人民币左右,由原保险公司承担,再保险公司补充。“这个数额的估算是以仓储物资为基准,但是一般财产的实际损失都会大于保险赔付额。”他进一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于璐巍在演讲中分享了苏黎世保险对于该事件的五点思考。

  赔付金额或创保险史上新高

他认为,在面对不可抗力灾难的巨大挑战时,险企应该尤其重视以下五点。第一是风险累计的问题。天津港爆炸事件涉及大量商品车的风险,公司和公司之间的风险累积和同一个公司自己的风险累积,是识别过程中非常大的挑战。第二是保单条款的解读争议。第三是所谓的恶邻风险。最开始公司并不知道爆炸对周边仓库以及环境带来的影响。但这对整个保险业带来的是完全不同领域性质的损失。第四就是全损车辆的税费减免问题。如果我们把三税加在一起就会占整个完税价格的40%左右。这将对我们最终赔款产生巨大影响。最后是再保险人和分出公司的争议。例如一张全球保单,如果对全球保单的理解和对单一每一个库的保障条款的理解产生了歧义,再加上涉及金额巨大,保单又涉及不同再保险人,就会产生打乱仗的情况,对保单的不同理解会给直保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带来非常不同的结果。

  有保险业内人士表示:“此次赔付额或超过此前保险史上的海力士火灾案。”

  资料显示,发生于2013年9月4日的韩国SK海力士无锡工厂大火事故在扣除免赔后最终赔付额为9亿美元,当时有13家大型保险公司都为这起火灾承担赔付。

  不过,此次天津港爆炸事故和海力士案有所区别,多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这次事故如确认涉事企业及车辆等有承保,对于保险行业的影响将较大。”不过,也有大型财险公司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涉及事故的险种大多会有再保和分保,整体损失额目前还难以估算。”

  本报记者初步统计,目前财产险报案已超千例,赔付金额超过3000万元。上述大型财险公司人士分析:“由于目前部分受损区域进行封闭,整体事故损失还不清楚,要等核赔等工作完成之后才能估算赔付额,具体损失尚无法估计。”

  目前,多家保险公司已开通绿色理赔通道,并开展财产险赔付以及寿险排查工作。据记者粗略统计,截至发稿前,仅平安、阳光、太保三家保险公司财产险报案已经接近千例。

  阳光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报损的财产险是广义财产险,已报案的险种现有企业财产险,公众责任险、雇主责任险、货运险、家财险。在企财险下面还有细分,主要是保障范围大小问题,不过都承保火灾爆炸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