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鑫药业疑影重重:蹭概念热点 净利润与现金流不匹配

 股票基金     |      2019-11-28 04:04

导读:从人参概念到基因测序、区块链,再到如今的工业大麻,前一个大坑还没填上,下一个大坑又挖好了,紫鑫药业这是准备埋谁呢?

时代周报记者 戚展宁 发自广州

紫鑫药业涨停

从人参到基因测序、区块链再到工业大麻,善于利用当下热门概念刺激市场但实质业务布局却进展缓慢,紫鑫药业无疑是市场上典型的“概念玩家”。

最近2天,攀上工业大麻概念的紫鑫药业(002118.SZ)连续涨停,迅速升级为资本市场的话题中心。

今年年初,紫鑫药业因布局工业大麻一举成为A股市场最热门的公司之一,三个月内股价涨幅超过250%。但公司在工业大麻业务安排的进一步举措并不多,其所在的吉林省也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这次是否也只是炒作概念,让投资者生疑。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紫鑫药业,但截至发稿仍无人接听。

今年以来,工业大麻热风刮起,多家企业纷纷布局工业大麻。紫鑫药业也不甘人后,赶紧站到了风口上,宣布要种植工业大麻。

根据紫鑫药业近期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降超过5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净利润和现金流之间的差异,不免让人联想到去年公司面临的财务造假质疑,以及五年前的隐瞒关联交易案。

今年1月9日,紫鑫药业公告称,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FytagorasB.V与吉林省农科院建立了合作关系,公司即将进军工业大麻领域。

中国国际科促会新三板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布娜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A股市场容易出现概念炒作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散户化太明显,容易追涨杀跌、追逐热点。而且A股退市规则不完善,加之地方政府的保护,企业即使主营业务不行也没有退市,造成了企业频繁蹭热点,但这无疑对企业和市场秩序都造成了伤害。

图片 1

业绩存疑

打铁要趁热,4月16日,紫鑫药业再发公告,称为将Fytagoras的工业大麻技术引入国内,紫鑫药业子公司拟在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设立子公司进行承接。

紫鑫药业于4月30日披露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净利润的大幅下跌以及净利润与现金流不匹配的现象引发关注。

图片 2

财报显示,紫鑫药业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而归母净利润只有1.74亿元,同比下降53.15%。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净利更降至-1849.5万元,同比去年减少113.59%。同时,公司对于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也不乐观,1―6月归母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58.46%―81.94%。

但是,紫鑫药业种植工业大麻能否取得成功,目前来看还是未知数。

从主营业务来看,紫鑫药业的中成药和人参系列产品均略有增长,5.6亿元和7.5亿元的营收基本与去年持平。吞噬净利润的是增幅较大的财务费用和研发费用,以及人参产品的采购费用。2018年,公司财务费用达到2.45亿元,同比增长24.94%,研发费用则增加8.63%。而人参产品的直接材料成本达到2.18亿元,大增33.43%。

首先,目前我国仅云南、黑龙江两个省份开放了工业大麻的种植和加工,吉林省工业大麻种植尚未合法化,子公司设在吉林对于取得相应的工业大麻相关资质,存在较大不确定因素。

这也体现在公司的现金流表现上。2018年,紫鑫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同比减少41.88%,与净利润的差额甚大。

其次,工业大麻从计划布局到实际种植和加工,至少需要2年以上。紫鑫药业本身热衷于概念炒作,而资本市场从来不缺热门概念,2年后紫鑫药业是否还在种植工业大麻也未可知。

财报解释,因公司经营规模扩大,为公司可持续性生产经营做好充分的战略储备,公司采购支出的现金流量增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随着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不断推进,导致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净额与本年度净利润两者之间存在差异。

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关心这些,自从紫鑫药业宣布进军工业大麻以来,股价就开始扶摇直上,从年初的4块多一路飙升至最高16元,3个月左右股价涨了近4倍,公司总市值突破200亿元。

实际上,这并不是紫鑫药业第一次因经营状况遭受质疑。

图片 3

2011年8月,《上海证券报》调查指出紫鑫药业2010年的前五大客户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股东关系密切,质疑紫鑫药业大量注册空壳公司、隐瞒关联交易进行体内自买自卖。2014年2月该事件被定性为未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但紫鑫药业仅被处以40万元罚款。有媒体指出,这与吉林省对人参产业集群的保护有关。

在工业大麻之前,紫鑫药业还参与炒作过人参概念、基因测序、区块链,至于结果如何,who care!

2018年10月,再有媒体质疑紫鑫药业利润的真实性,并指其隐瞒关联交易、资产减值准备不充分,隔日深交所即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

人参业务疑云

2014―2017年,紫鑫药业的人参销售前五大客户中,有一家企业多年销售总额为0元,有一家的持股股东与紫鑫药业员工疑似存在亲戚关系,还有一家恰是2014年证监会查出紫鑫药业隐瞒关联关系的公司。一周后,紫鑫药业回复关注函,否认了公司与上述三家企业存在关联关系。但彼时公司股价已受重挫,三日内股价下跌接近20%。

紫鑫药业成立于1998年5月,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中药材种植业务,以治疗心脑血管、消化系统疾病和骨伤类中成药为主导品种。

布娜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下的问询制度对企业的制约作用不大。“问询的目的是阻止一些不合理现象,而不是为了问询而问询,问询制度要变成一个大的杀招,真正发生效力,让企业惧怕问询。”

2010年,紫鑫药业所在的吉林省政府推出了人参产业振兴规划,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人参产业的产值由当时的一百多亿做到一千多亿元。

追逐风口

这么好的赚钱机会摆在眼前,本身从事中药材种植业务的紫鑫药业,当然不会轻易放过,顺势而为宣布进军人参产业。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紫鑫药业的产业布局时常随政策和概念风向摇摆,善于利用概念刺激市场。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主要业务有中成药、人参产业、基因测序仪和工业大麻。除了中成药一直是公司主营业务之外,其他产业均与行业和政策风向紧密相关。

图片 4

2010年,吉林省出台《关于振兴人参产业的意见》,通过实施人参产业振兴工程以大力支持人参产业发展。同年,紫鑫药业开始投资人参产业,斥资6.2 亿元采购人参原料,又融资10亿元建立四个生产基地,成立两家公司研发人参系列产品。

紫鑫药业大张旗鼓进军人参产业,不仅享受到了当地的税收优惠和大量银行贷款,还通过定增方式在资本市场募资10多亿布局人参产业链。

2010年年报显示,紫鑫药业的人参系列产品取得3.59亿元营收,已经超过了中成药产品的2.83亿元。“人参”概念加持下,紫鑫药业的股价从2010年年中的10元左右上涨至年底超过30元,涨幅高达200%。

2010年财报显示,紫鑫药业实现营收6.42亿元,同比大增150.66%;归属净利润1.73亿元,同比大增183.53%。此外,还享受到股价涨了2倍的额外福利。

到了2013年6月,正是基因测序概念火热之际,紫鑫药业公告与中科院基因组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基因测序仪项目。从此公司股价一路上涨,一年之内从不到10元的价格上涨到接近15元。随后两年,公司也陆续布局基因测序仪产业,以项目进展刺激市场,到2015年5月股价已经超过25元。

但是,紫鑫药业业绩暴涨引发外界质疑。当年刚刚布局的人参业务,就超过了原有主业中成药业务,成为公司营收的主力军,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然而直到2019年,基因测序仪项目依然未对紫鑫药业的业绩作出任何贡献。1月14日,公司在交易互动平台表示,2018年初公司曾计划将部分基因测序产品以市场化角度进行产品投放。但进入2018年下半年,基因测序行业出现了较大的政策变动、行业变动,2018年在公司基因测序仪相关产品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放缓了发展脚步,2018年年底并没有达到量产预期。

2011年年中开始,质疑紫鑫药业财务数据造假的声音此起彼伏。上海证券报还发表了调查报告,质疑紫鑫药业存在注册多家空壳公司,隐瞒关联交易进行自买自卖等。

2018年9月,紫鑫药业甚至还披露过与区块链公司的合作意向,称将与链火信息合作促进区块链与大健康领域的科学研究,跨界进入火热的区块链概念。不出意料,紫鑫药业又因此收到深交所问询,要求其说明合作拟开展业务的具体内容、公司是否具备相应能力。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紫鑫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已经一字不提区块链。

2011年10月,证监会对紫鑫药业立案稽查;2014年2月,证监会对紫鑫药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

“好的企业主线是非常清晰的,炒作概念对企业的危害甚大,如果人员结构、未来战略、管理方针随时都在变,造成资源浪费、人员结构摇摆不定,企业的主营业务又怎么能搞好?”布娜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证监会认定,紫鑫药业隐瞒与7个关联方的交易情况,涉嫌信披违规,责令紫鑫药业改正,并处以40万元罚款;给予原董事长郭春生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公司其他高管一并受到处罚。

“沾上”工业大麻

图片 5

今年初,紫鑫药业又将同样的概念玩法移植到工业大麻上。1月9日,紫鑫药业公告其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 B.V.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合作开展工业大麻研发工作,研究内容包括工业大麻的品种选育、组织培养与种子技术、活性成分分离纯化制备技术等,并称将用于制药等产业。

在一系列打击之下,紫鑫药业股价开始由涨转跌,从2011年年中高位12块多暴跌至3块多,半年左右股价缩水7成多。

紫鑫药业称,Fytagoras公司是欧洲境内为数不多的允许合法进行大麻研究和开发的机构,具有20多年植物研究的丰富经验。